字体
关灯
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


    10月20号,中海忽然来了一阵大降温,夜里还下了很大的雨,第二天接着刮上了大风。

    风雨裹挟着一阵寒意摧枯拉朽的让温暖离人们远去。

    秋天将逝,1996年的冬天要来了。

    蔡一峰整天风风火火的,总是要风度不要温度,然后把自己给弄感冒了。

    再然后这个混账把陈子迩也给传染了。

    重生回来,陈子迩第一次感冒。

    他生病了。

    不过心情倒没受什么影响,他记得以前在哪儿看过,人是要偶尔感冒一下的,免疫系统就像军队战备一样,不能总让它歇着,有时候也要拉出来练练,这样才能保持战斗力。

    陈子迩找到侯涛要了几张请假条,尤其是高数课,他是根本不想上。

    悲催的是中海的天气持续阴冷,导致陈子迩病情加重,他发了39度的高烧,身体滚烫,却很怕冷。

    他蜷缩在校医室病床的被窝里吊水,显得有些苍凉。

    好在得到消息的周梓君来的很快,她用自己的饭盒给陈子迩带来了热腾腾的小米粥。

    由于生病陈子迩胃口不好,但心里暖暖的。

    校医室还有个长虹电视机,现在放着正火热的《楚留香之香帅传奇》,郑少秋主演的楚留香,他是最经典的楚留香扮演者,在这一点上陈子迩与大众的审美相同。

    周梓君却对武侠不感兴趣,她仔细的研究医生给的药,嘱咐陈子迩要怎么吃,什么时候吃,仿佛生了病得是她自己。

    陈子迩慢慢明白了她的这份情意,却不知如何回应。周梓君胆子大,有那么两三次她想要直接说出口但都被陈子迩故意躲过了。

    韩茜看出了点猫腻,她找陈子迩聊天,询问为什么,陈子迩只讲了一句话:“一个人太久,你会忘记两个人该如何生活。”

    陈子迩康复之后,继续自己那有点枯燥的生活。

    后来,整个十一月周梓君都没怎么找过他。

    学期进入后半段,大家刚进入校园的新鲜感被陆陆续续到来的考试给消磨殆尽。

    陈子迩要在12月26号这天考高数,圣诞节的后一天,因为这个,蔡一峰气的一天没有好心情。他思考了很久,准备要在圣诞节给谭婉兮一个惊喜,顺势表白,最好再顺势在一起。

    但这一切都被这个奇葩的考试日期给整没了。

    是的,他虽然一见钟情,但至今还未表白。

    陈子迩相信,如果你真的喜欢一个人,不管你有多自信,你一定会害怕被拒绝,你一定会犹豫很久,有的半年,有的甚至是一辈子。

    这不是优柔寡断,只是承受不住被拒绝的后果。因为在乎,所以害怕。

    所以蔡一峰当了思想上的巨人,行动上的矮子。可能在1996年,他已经没有机会把那句话说出口了。

    ~~~

    不管之前309的孩子们多么疯,最近的重心都开始往考试上转移。

    陈子迩也把自己平时看得经济、历史、政治类的书籍放在一边,他开始频繁的上自习,一个个的抠那些复杂的高数题。

    之前他逃了好几节课,后面的几个章节那几乎就是自己预习,对他来说,难度不小。

    对了,刘成和戴天天正式的交往了,大家一直以为第一对会是蔡一峰和谭婉兮或者陈子迩与周梓君。

    没想到刘成的动作最快,果然长的帅点就是不一样,这就叫什么都看脸定律。

    而到了十二月,陈子迩开始频繁的买报纸关注沪深两市的大盘,前些日子上头连发十二道金牌,但还是没有遏制住股市的疯狂。

    周围的同学们大概还很少有人知道金融行业里正在发生的腥风血雨。

    从12月10号这一天开始,陈子迩逐步将股票卖出套现,可以看得出,沪深两市应该都没有到顶点。那只印象中由两块涨到26块的股票,现在才24块每股。

    但股市最忌贪心。

    95年他特地飞往深Z买了这只印象最深的股票,现在 6倍的收益已经很恐怖了,所以陈子迩头都不带回的果断卖出股票。
>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

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