字体
关灯
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


    陈子迩见到邵准的时候发现他又瘦了,本就不胖的他现在真是皮包骨头了。

    穿着一身灰布衫,脚上套着布鞋,老实讲…很土。邵准的眼睛很小,又喜欢笑,所以让人感觉他是没有眼睛的。

    从某种意义上来讲,这是一张很有喜剧天赋的脸。

    邵准还是个智商远远高于情商的人,一个月的时间让他融入新环境,太难了。所以老熟人陈子迩的到来让他很开心。

    陈子迩的心情本来不错,可惜卫朗的事情让他觉得无厘头,因而美丽的燕大校园景色根本没有入他的心。

    而邵准见到陈子迩后,则开始讲述他在这里的见闻,正好陈子迩也好奇这些万里挑一的禽兽是如何学习的。

    他说:“你知道吗,在这里一个月我觉得身边的人都是疯子。”

    陈子迩一笑,问道,“怎么说?”

    “以前我觉得我自己的脑子不错,可是到了这里才发现,我可能是最笨的。老师给我们讲实变函数,我连听都觉得吃力,可是有些同学却能和老师侃侃而谈。”

    陈子迩奇怪的看了他一眼:“我上了两节高等数学,完全听不懂,那我不是属于低智商了?”

    邵准毫不掩饰他的吃惊,“不会吧?怎么可能听不懂,我们学的数值分析老师讲比高数难啊,可是数值分析这门课我觉得不难啊。高数应该没那么难吧?”

    陈子迩顿时失去了讨论的兴趣,他不喜欢理科,可能因为还算勤奋,中学时学的初等数学他还能应付,但是高等数学确实吃力。

    但邵准还在继续,他说:“你知道吗,有时候我要花一下午的时间去研究一个一米长的定理,或者还没研究明白,而有几个人竟然可以自己推出了定理。我的同学真是一个比一个变态,我有个室友缺了一节课,可是翻了几页书就知道老师讲了什么。”

    陈子迩赶紧阻止:“stop!这些你就不要讲了,你这样讲下去会让我觉得人和人智商的差距比人比狗还大。”

    邵准愣头青的摇头:“那哪里至于,你比狗聪明多了。”

    陈子迩听了很想捶他一顿。他掐上他的脖子,道:“尽说屁话!”

    邵准嘿嘿直笑,也不在意。

    陈子迩对他‘傻’毫无办法。

    忽然,邵准想起了钱的事,问道:“你真的赚了那么多钱?”

    陈子迩点头。

    邵准表情兴奋,也为自己最好的朋友发了笔小财而高兴。

    “你帮卫朗哥做了什么,他给你这么多钱?”

    陈子迩一听,卫朗没跟他讲是写歌挣的?

    不过也就一瞬间他便想通,估计是这个事情卫朗不想和人提,所以也就没告诉邵准。

    越少的人知道越好。

    正好,陈子迩也想如此。但对于邵准则完全没有必要。

    一来他俩关系极好,二来,你看看他那愣头青的样子,即便知道了又能怎样?

    所以就对他说:“他的专辑是我俩合作写的,所以分我这么多钱。”

    邵准则完全不信,鄙视道:“拉倒吧,当年我们一起跟着卫朗哥学吉他,你也就比我好一点点,咱俩都没坚持下来,你能帮到他什么?”

    陈子迩被他‘怼’得无语,心想不信拉倒,反问道:“卫朗都不让你去找他了,你还一口一个卫朗哥?”

    提到这个,邵准有些难受,他说:“当了明星是要注意形象的吧,你看我这个样子,让别人拍到确实会给他丢脸的。”

    陈子迩说:“你不必妄自菲薄,我们这个社会虽然有钱为王的劣质文化传播很快,但整个社会的价值观对于知识与学术还算比较宽容,能有一个燕大学子这样的朋友,只会提升他的正面形象。”

    这么一分析,邵准的心一沉,“那卫朗哥这样……”

    陈子迩一看,喔唷,一不小心瞎说了句大实话。

    所以他沉吟了一下,不接邵准的话,转而说道:“卫朗一定会完蛋的。”

    突闻此言,邵准惊恐,“为什么?”

    “任何人想在任何行业立足,一定要做到诚信为先,实力为本。他本就没有实力,如今又 -->>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

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