字体
关灯
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


    “嗯,那小子,什么都跟我说。”说起亦君,Gerry目光就变得很是慈祥。

    看到他这样子,谷佳佳就想踹飞他。

    他真是谎言连篇!

    也真是胆大如牛!

    敢在警察面前,光明正大说她阿妈是他岳母?

    “亦君不认识吴带平,更不知道吴带平在哪条村子。我和我阿妈都没跟他提过吴带平的事,朱倾庭,你是不是在调查我?或你从一开始接近景少,就是有目的?”谷佳佳挑眉,带着警惕,防备地看着Gerry。

    Gerry笑了笑,垂眸:“我能有什么目的?非要说目的,就是我对你感兴趣,我喜欢你,我想娶你。”

    “别给我耍嘴皮子!你老实跟我说,你是不是在调查我?”

    Gerry停下了手头上的动作,他垂眸,眼眸带着深意,盯着眼前的杯子看。

    约莫过了十秒,他的嗓音带响起:“是的,从我对你感兴趣起,我就调查你,我调查你,是想了解你,想知道你对什么感兴趣,喜欢吃什么,平时爱去哪些地方玩。调查你小时候有没有受过委屈……”

    Gerry缓缓抬起头,复杂地看着谷佳佳:“你小时候,受过很多委屈吧?”

    谷佳佳从善如流地回答:“小时候的事我哪记得这么多?再委屈不也过去了吗,我现在是大人了。”

    “吴带平真他妈不是人!”在医院见到自已的女儿发高烧快要死了都不关心一下。

    “在我心中,他本来就不是人。”谷佳佳幽幽地道。

    “谷佳佳,你需要我!”Gerry笃定地道。

    谷佳佳心口一突:“你说得这么肯定做什么?我不需要你!”

    “你忘了过去吧!你就是需要我!”

    “我忘不忘过去,跟你有什么关系?你是我什么人?管这么宽做什么?”

    “我不回答你这些问题,我只肯定地告诉你,你需要我!吴带平那边的人,肯定还会找你麻烦。我在你身边保护你和亦君,不让你们受任何伤害!”

    “呵呵……”谷佳佳笑了,“你应该是忘了,我有吉祥,也有蝎子。”

    “吉祥另说,蝎子是唐槐的,它不能离开唐槐的丹田太久,而且唐槐也需要它,它不能一辈子都在你身上的。”

    谷佳佳诧异地挑眉:“唐槐连这些都跟你说了?”

    蝎子需要在她丹田内,他都知道?

    Gerry认真地看着谷佳佳:“唐槐还跟我说,你只能嫁给我。”

    “是吗?”谷佳佳怀疑地看着Gerry:“唐槐是不是还跟你说,我只跟你般配?”

    “你知道就好。”

    “朱倾庭!”

    “茶挺香的,尝一口吧。”Gerry风轻云淡地把茶杯端过来,放在谷佳佳面前。

    “你走吧。”谷佳佳道。

    “我家在这里,走到哪里去?”

    “这是我的家不是你的家!”

    “我知道,我也没说这里,我说的是对面。”

    “啥?”谷佳佳朝大门外看去,对面?

    Gerry优雅地 -->>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

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