字体
关灯
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


    班花是接到唐槐的电话,才匆匆赶到医院的。

    她到来时,景鹏正在里面手术,在手术室外的,有一个漂亮的,穿着制服的女孩在。

    班花看到这个女孩时,先是一怔,很快心中就有了结果,这个结果让她心里很是失望。

    黄连子看着匆忙赶过来的,满脸担心的班花,心里猜想,她是景少爷家的阿姨吧?

    像景少爷这种开工厂的大老板,家里请几个保姆阿姨是应该的。

    “他……他是怎么受伤的?”班花喘了几口气,艰难地咽了一口口水,问黄连子。

    黄连子就图定了景鹏这个身份和他的钱财,更是想让所有人都以为,她是景鹏的对象。

    她露出一副担忧的表情,欲要哭的样子道:“我不知道他受伤,我……我们……我们……我们抱在一块时,我压在了他身上……”

    班花一听,心狠狠地揪了一下,混蛋,都那样了,还想着女人!

    他是有多心急啊?

    他就不能忍一忍吗?

    这三天来,她一直不出现在他身边,谎称被他打住院了,他不仅不关心她,不去看望她,反而跟女人混在一起了。

    班花万念俱灰,心如被刀子割一样痛,里面不停地滴着血。

    景鹏好狠啊!

    他心中一点都没有她!

    黄连子从班花脸上看到了绝望和悲痛,她有些疑惑,也有些局促不安。

    她担心地问班花:“少爷……少爷没事吧?他是不是……伤是很严重啊?”

    这时候,手术室的门开了,唐槐和彭东从里面出来。

    班花听到门打开的声音,猛地冲上去询问唐槐:“唐槐,怎样?”

    唐槐看一眼班花身后的黄连子,然后收回目光,复杂地看向班花:“等景鹏醒过来再说吧。”

    “严重吗?”

    唐槐表情有些凝重:“挺严重的。”

    班花一听,脸色一白。

    黄连子双腿一软,声音发抖:“那……他……会不会死……?”

    “不至于。”彭东淡淡地开口,对景鹏的行为,他是鄙夷的,都不行,还逞强非要干那种事,好了,现在都毁了。

    不至于?

    黄连子一听,松了一口气,只要不死就好,可是,景少的媳妇,为什么说挺严重的?

    难道是不死,但是会残废?

    黄连子心里美美地打着如意算盘,景少爷要是真的残废了,这个时候,自已表现得很喜欢他,一定能感动他,然后就可以嫁给他,他的钱,就属于她的了。

    虽然不能荣华富贵,但也不愁吃不愁穿,做个不用打工的人多好。

    她真的不想打工了,从十三岁打开十九岁,足足六年了,她厌倦了打工的生活。

    黄连子长得漂亮,追她的男生不是没有,可是对方都是穷鬼,她本就厌倦了打工的生活,嫁给穷鬼,依然是要过着打工的生活,而且还要为他承担着家庭的重担,何必嫁?

    她一直物色着,又年轻又帅气,又有钱的对象,景鹏符合她择偶的条件!

    景鹏帅,年轻,又是老板,他家里条件本来就好,嫁过去,将来她就 -->>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

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