字体
关灯
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


    “什么呀?”亦君一脸懵逼,懵逼的样子,都能够萌死人。

    “等你长大就懂了。”谷佳佳也不知道怎样跟亦君解释。

    唐槐伸手过来,摸摸亦君的小脑袋,意味深长地道:“大伯娘希望你长大后,不是一个花心大萝卜。”

    “我才不做花心大萝卜呢。”亦君努了努嘴,幽幽地道。

    “不做花心大萝卜就好,亦君很懂事。走吧,回K市。”唐槐返回军医院。

    她的车,停在军医院里面,她要开车回K市。

    谷佳佳跟在唐槐身后:“你都在这里这么长时间了,也不在意那一天两天了,杨军医说了,景煊很快就可以出院了,你就待在这里,陪他出院吧。”

    景煊受伤的事,唐槐不让人外传,景煊家人,没一个知道他受伤的,所以景军泰他们都没来看过他。

    谷佳佳突然想到他的家人,眼睛一亮,提议:“告诉爷爷奶奶吧,让他们过来,看看景少有没有把他们都忘了?”

    已经走到车前的唐槐不为所动:“他有没有把他们忘,我不去管,他现在已经把我忘了。”

    “你这样回去了,岂不是给金璨璨机会了吗?唐槐,我不会看在她是你妹妹份上就不说她坏话的,我觉得她挺难搞的。我们国家,不是正在跟她待的国家要签署友谊联盟书吗?如果她向M国总统夫人提出,她喜欢景煊,M国用这个来做筹码呢?那景煊不是得被逼着跟她一起?”

    唐槐一听这话,讽刺地笑了。她深深地看着谷佳佳,说:“这个你不用担心,你想多了,两国之前的联盟,怎么可能是一对儿女私事就影响到的?而且,她只是总统夫人的红人,不是总统的红人,女人不涉政,就算是夫人,也左右不了总统的决定。而且我们的国家,只会越来越强大,不会被威胁或被用条件来签署合约的。我相信,金璨璨还没有这么大的影响力。如果要景煊哥一直无法恢复记忆,他就一直不用回军队。目前,华夏军队有规定,离开军队一年以上时间,视为自动退伍,到时候景煊哥不再是军人的话,国家也威胁不了他。他到底会不会跟金璨璨在一起,不看国家,而看他自已的决定。”

    “你就这样回K市了,金璨璨就一天二十四小时都在他面前晃来晃去,他不跟她在一起跟谁一起?”谷佳佳依然觉得,唐槐这个时候回去很不妥。

    “你是想让我在他面前晃来晃去?”

    “有问题吗?你是他老婆。”

    “现在他都不管我是不是他老婆了。”

    “唐槐,你怎么遇到景少的事就慌了呢?你这样走,是认输。”

    “退而为进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意思?”

    “失忆的人,心情肯定很烦躁,这个时候,他需要的静。你要是在他眼前晃来晃去,只会让他烦你,我现在回K市再合适不过了。”唐槐打开车门,钻了进去。

    “你真要回去啊?”谷佳佳犹豫着要不要上车。

    “你要留在这?”唐槐还没关车门。

    “你真的怀孕了?”谷佳佳问。

    “吓唬人的。”唐槐抿嘴道。

    她说怀孕了,景煊要是有点良心,就算不记得她了,也不会跟别的女人暧昧的。

    如果,他知道她怀孕了,还对金璨璨有好感,那他真让她失望了。

    谷佳佳上车:“我还真希望你怀孕呢。”

    亦君撇嘴,不开心地看着唐槐,原来大伯娘是骗人的,她没有要给他添弟弟妹妹。

    谷佳佳刚要把车门关上,就见杨军医匆匆忙忙跑了出来。

    谷佳佳一看,担心地说:“杨军医好像朝我们这边跑的,不会是景少有啥事了吧?”

    见杨军医跑过来,唐槐的心就咯噔了一下,听谷佳佳这一说,她心口颤了颤。

    虽然很生景煊的气,但看到杨军医慌张地跑过来,她还是担心地不由自主地下了车。

    她站在那里,略紧张地看着杨军医,不会是景煊哥恢复记忆了吧?

    杨军医跑过来,毕竟老了,喘着气,看了一眼唐槐后,朝车里面看去:“佳佳,那个,那个……Gerry要见你。”

    杨军医跟景煊和景华有着很深厚感情的。

    景华不在了,杨军医知道谷佳佳跟他的事,还知道她给景华生了个可爱的儿子,他叫起佳佳的名字来,很是亲切,像长辈称呼着晚辈一样。

    谷佳佳抱着亦君下车,疑惑不解:“Gerry要见我?”

    他们又不熟!

  & -->>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

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