字体
关灯
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


    景煊一听,瞳孔微微一缩。

    金璨璨和谷佳佳震惊地看着她,她怀孕了?!

    亦君紧张起来了:“大伯娘,你要给我添弟弟了吗?你不要伤害弟弟!”

    说着,亦君就要冲上来抱唐槐,不让她伤害弟弟妹妹。

    谷佳佳见状,赶紧拉住他,把他抱了起来。

    她了解唐槐,唐槐只是吓唬景煊而已。

    唐槐怎么可能,因为这种事情,不要孩子呢?

    “你……”景煊抬头,困惑地看着唐槐。

    他对眼前这个老婆,真的一点都没印象!

    他也不是非吃金璨璨买过来的粥不可。

    唐槐买过来的粥,他是真的没胃口,就连瘦肉粥,都引不起他的食欲。

    金璨璨买过来的那份红薯粥,飘着红薯的清香,激起了他的食欲。

    受伤以来,他都没啥胃口,而且杨医生还不能让他吃太多的肉类。

    天天白粥青菜,吃得他嘴都淡了。

    他饿了,好不容易有了食欲,这个老婆竟然不让他吃?

    没了全部记忆的景煊,肯定知道金璨璨喜欢他的。

    可他对这个女人一点感觉都没有,准确地说,他对自称是他媳妇的女人,也没感觉。

    “你什么你!我是你老婆!”唐槐看着景煊磨牙,真的好想把粥,全扣在他脸上。

    “我想吃红薯粥。”景煊看着唐槐道。

    “景煊哥,我再说一次,我是你的合法妻子!”能不能尊重她一点?

    “我只想吃红薯粥!”景煊语气不悦,她是他全法妻子,知道他想吃红薯粥,去买一份给他,就这么难吗?

    唐槐是气得智商都下降了,她钻牛角尖地认为,景煊是想吃金璨璨那份粥。

    她认为,景煊对金璨璨感兴趣!

    他对谁感兴趣都可以,唯独金璨璨不行!

    金璨璨是她妹妹!

    如果景煊对张诗婉张诗兰那些女人感兴趣,她还可以阴了她们。

    可是金璨璨是阿爸阿妈生的。

    打狗也要看主人,她总不能因为金璨璨的横刀夺爱,就整死她吧?

    百年后,她也没脸面下去,面对死去的父母。

    唐槐只好把气儿,撒在景煊身上。

    她把粥碗往桌子上一搁,生气地道:“吃!你吃!你吃个够!”

    她也不想当泼妇,但她很生气!

    现在的景煊,让她觉得很陌生。

    金璨璨高傲地不跟唐丽和夜子相认,还惦记上她的男人。

    而她的男人,还把她给忘了。

    她生气中,又很心寒。

    把碗搁在桌上后,唐槐转身走人。

    她却不知道,自已这态度,在景煊看来,好凶。

    景煊在心里腹诽:一点都不温柔的女人。

    “景少,你太过分了!就算失忆,也不能对自已的媳妇这样!”

    谷佳佳瞪了一眼景煊,抱着亦君,赶紧追了出去。

    她们走了,金璨璨可高兴了。

    她迈着优雅的步子走过来,端起那份红薯粥坐在床沿上。

    微笑地看着景煊,还想亲自喂他吃:“连粥都不让你吃,一点都不贤妻良母。”

    她舀了一勺粥,送到景煊嘴边:“张嘴。”

    景煊把望向门外的目光收了回来,冷冷地看着金璨璨:“出去!”

    他的声音,冷若冰霜,还带着 -->>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

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