字体
关灯
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


    景煊眼里一片血丝,通红至极。

    但里面的光芒,透着茫然和陌生的情绪。

    他的目光,锁着唐槐的脸上,一副“你是谁”的表情。

    唐槐看他这样,心里咯噔一响:“景煊哥?”

    景煊哥?

    此时此刻,脑子一片空白的景煊没了任务的思绪。

    眼前这个些人是谁,他自已是谁,都想不清楚了,脑子空白的很。

    但似乎,这些人,又有种,似曾相似的感觉。

    脑袋瓜痛得要死。

    整个脑袋,都像要爆炸似的。

    他想去想一些事情,都一阵晕厥。

    景煊声音沙哑无比,麻醉影响的:“头很痛。”

    说完,他闭上了眼睛。

    眉头,微微皱起,疼……

    金璨璨走过来,站在床前,微微皱眉,有些复杂地看着景煊。

    唐槐和谷佳佳他们都是围在一边,金璨璨一个人站在另一边,她能很清楚地看到景煊。

    他不用带氧气管了,所有的痛苦,都写在脸上。

    他是为了救她才伤得这么重的,她心疼,过意不去。

    唐槐比她更心疼,毕竟,景煊是她深爱的男人。

    唐槐伸手轻轻地摸了一下景煊的脸,温柔地道:“你头部重伤,这几天,肯定很疼的。”

    唐槐的脸,摸在景煊的脸上时,景煊猛地睁开眼睛。

    那赤血的双眼,带着一丝警惕和防备,陡然看向唐槐。

    唐槐触到他的目光时,心口不由一紧:“景煊哥……你……”

    景煊沙哑的声音,还着一丝寒意的警告:“别碰我!”

    他怕自已会过于谨慎,在她一碰他时,他第一时间就出手擒她,伤了她。

    唐槐的手微微一僵,诧异地皱眉看着景煊:“你……”

    难道“失忆”了?

    没从医之前,唐槐不相信有“失忆”这种病。

    但从医后,她有去过美国进修,那半年里,她真的见过失忆病人。

    他们都是受伤后导致失忆的,但失忆给他们带来的痛苦,并不是电视上演得那么轻松浪漫的。

    脑部受到剧烈震荡重伤,及大脑皮层的相关功能,都会导致失忆或……不正常。

    这个相关的功能,也不是人们想得这么坚强的。

    这些神经线,很虚弱的。

    所以,有些年老人,也会失忆,经常忘记了自已前一秒前一分钟做的事。

    然后又突然想起来,或很快又会忘记认识的亲朋好友,这样的症状,称为老年痴呆。

    不痛不痒的老年痴呆症,都让老人自已或他的家人,带来一定的痛苦和不便。

    何况是重伤,伤了这些神经功能的?

    像景煊受这么重伤的脑袋瓜,失忆还是轻的了,有些人,会直接痴傻、白痴、疯癫。

    但失忆只是短期的,准确来说,这叫着脑部重伤后遗症。

    这种后遗症不会停留太长。

    因为有很多事情,人物,都已经是刻在了脑海中的,等伤情恢复,这些后遗症就会消息。

    那么,所有的记忆,也就会恢复。

    想到景煊应该是留下了重伤后遗症,唐槐也没这么惊讶了。

    她对他微微一笑:“脑袋疼,不要刻意去想事情。”
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