字体
关灯
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


    “济天......济天......”魏青低声喃喃,总觉得在什么地方听过。

    半响之后,他的瞳孔微微收缩,终于想起来这两个字的含义。

    “补天神朝太上皇唐济天......”

    传言,唐济天在位之时莫名其妙的失踪了,随后新皇登基,追加其为太上皇。

    唐炀明虽然竭尽全力的寻找他父亲的下落,最后依然无果,也成为一个千古谜团,没人知道唐济天到底去了什么地方。

    魏青的目光落在那名修士的遗骸上,暗忖道:“难道,你是唐济天不成?”

    “如果此人正是唐济天的话,那一切都解释得过去。”

    “坤鼎之前或许是在药鼎山,却早已被唐济天悄然取走,作为补天神朝的前神皇,想要取走一样东西,那还不简单。”

    “唐济天没有九鼎之书,自然解不开坤鼎的秘密,就一直放在储物戒指之中。”

    “后来,他不知为何来到了这里,就再也没能出去,将补天神朝的玉玺也陷落在这里。”

    想到这里,魏青轻轻一叹,即便是以唐济天之能,以补天神朝为后盾,却意外陨落在外,着实可惜了一些。

    将玉牌和玉玺收了起来,魏青将尸骸解开的衣襟再次盖上,指尖一点,一团火球飞出,将尸骸焚化成灰,取出一个盛装药液的药罐,伸手一抓,将骨灰摄入到药罐之中。

    不管是唐温雅亦或者是唐神皇,都对他多有帮助,他不能让唐济天的尸骨暴露在外,如有可能,他还是想将其带回补天神朝安葬。

    做完这些,魏青再次打量着周围的环境,这个石屋完全是一个封闭的空间,来到墙壁跟前,双手按在上面,一圈波纹向四周扩散。

    “居然是一座阵法。”

    魏青有些诧异,在他的神识中,根本与寻常的石砖墙壁没有任何的区别。

    沉思片刻,他后退到石屋中间,伸出两根手指轻轻一搓,一道剑光射出,轰然刺在了墙壁之上。

    一圈波纹再次扩散,剑光直接没入到墙壁之内,再也没有半点气息外漏。

    “居然蕴含了时间法则,剑光刺在上面,也被时间法则侵蚀,快速消融,就如同人的寿元被削去了一般,直接化成了虚无。”

    又试了几次,所有攻击无一例外全部被阵法中蕴含的时间法则消弭殆尽,没有起到丝毫的作用。

    “难怪唐济天会寿元耗尽于此,再也出不了去,被困在一座如此恐怖的时间阵法之中,想要出去,难如登天。”

    “不知道轮回解离术会不会有作用?”魏青如此想着,已经来到了墙壁之前,双手按了上去。

    和之前一样,双掌与墙壁接触的瞬间,一道阵法光幕凭空浮现,阻挡手掌的前进。

    运起轮回解离术,双掌之间的空间中,一个漆黑的旋涡逐渐浮现,很快就扩张到半尺来长,其中漆黑如墨,仿佛是一个深渊。

    魏青全力催动体内的灵力运转,不断的加强轮回解离术,双掌中间的旋涡再一次扩张,增加到了一尺,依旧过了一个钟头,才有一枚组成阵法的 -->>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

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