字体
关灯
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


    南烟走过去,一直走到她的面前,低头看着她。

    这个女子显然听到她的脚步声,却不知道她是谁,只能小心翼翼的抬起头来,南烟看了她好一会儿,才用温和口吻说道:“你,你跟初心,有什么关心吗?”

    “初心?什么……初心?”

    这个名字,似乎对她而言十分陌生。

    南烟微微蹙眉。

    难道,自己估算错了,这个女子跟初心并没有什么关系?

    不过这时,站在后面的薛灵突然上前一步,轻声说道:“贵妃娘娘,民女依稀记得初心好像提过,‘初心’这个名字只是她的化名,意在提醒自己初心不变。但她的本名,叫楚心。”

    “啊——!”

    一听到“楚心”这个名字,跪在地上的女子顿时发出了短促而惊恐的低呼声。

    南烟低头一看,只见她的脸上露出了恐慌的神情。

    甚至比刚刚,面对他们这一群陌生人的时候,都更加的害怕。

    南烟立刻说道:“你知道楚心?你果然认识她?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“你们有什么关系吗?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“还有李来——不,江趣,他跟你们,又到底是什么关系?”

    这个女子一双无神的眼中几乎落下泪来。

    南烟对着一旁的冉小玉使了个眼色,她便走过来,扶着这女子站起身来,而祝烽带着南烟坐到了另一边的椅子里。

    只见那女子小心翼翼的说道:“民妇姓楚,名萍,娘娘所说的楚心,或者说——初心,应该就是民妇的姐姐。”

    南烟有些愕然的睁大了双眼。

    算起来,这个楚萍比初心大概也就小七八岁的光景,初心不管怎么样,都不可能不记得,或者说忘记自己的妹妹。

    可是,从之前她对自己说起的往事中,却完全没有提起过,自己还有一个妹妹。

    南烟问道:“你的眼睛,为什么会看不见?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“你这个样子,也不像你姐姐是被人——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“莫非,你天生目盲?”

    一提起这个,这个楚萍顿时脸色苍白,神情中透着一种噩梦般的惊恐,她哆嗦了许久,才慢慢说道:“娘娘,民妇并非天生目盲,民妇的眼睛好好的,只是天生患有心悸病。”

    南烟道:“那,这跟你的眼睛有什么关系呢?”

    楚萍苦笑道:“原本,是没有关系的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“只是,民妇天生有心疾,从会吃饭开始就吃药,却始终难以治愈,也连累了家中的亲人受累。在民妇八岁那年,姐姐她攀上了一门好亲事。”

    “哦?”

    南烟和祝烽对视了一眼。

    这,又是初心当初没有说过的。

    南烟道:“如何呢?”

    楚萍道:“当时,民妇年幼,只依稀记得对方是高门大户,要很多的嫁妆,家中节衣缩食,总算是勉强凑齐了,姐姐她非常的高兴。可突然,母亲打听到有一位神医可以治愈民妇这样的心悸病,所以——”

    南烟立刻明白过来:“你母亲就用了嫁妆的那笔钱,去给你治病?”

    楚萍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南烟忙道:“那你的病,治好了吗?”
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